歡迎訪問諸暨在線文學專區! 諸暨在線人才交流網 | 諸暨房網 | 購車網 | 五金機電市場 | 油漆市場 | 珍珠市場 | 襪業輕紡市場 | 五金水暖市場 |
 
諸暨資訊 | 政府部門通知 | 公共服務中心 | 招投標信息 | 百姓論壇 | 便民服務 | 法律咨詢 | 諸暨概況 | 諸暨旅游 |
諸暨商訊 | 二手市場 | 網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許愿墻 | 文學頻道 | 攝影專區 | 諸暨QQ群 | 企業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邊緣職業——驅鬼人真實回憶錄之養子
作者:驅鬼人1979  2022/1/27   被瀏覽 592 次  評論 1
 大家知道,朱元璋是一個白手起家的皇帝,

在他南征北戰的過程之中,他的旗下漸漸聚攏了一批十分強悍的武將,

從而最終建立了強大的明王朝。

而在朱元璋麾下的武將之中,有一位8歲孤兒叫做沐英。

沐英父親很早就過世了,全靠母親將他辛苦撫養到8歲。

這個時候,他的家鄉爆發了紅巾軍起義,

母親就帶著他準備逃往濠州城的親戚家之中避難。

可惜的是,他的母親因為身體不好,

在路上就因為疾病去世了。

于是,8歲的沐英獨自走入了濠州城中。

在濠州城他遇到了一生的貴人,

那就是朱元璋了。

朱元璋覺得沐英和自己當初的家境差不多,便動了惻隱之心,

將沐英收為養子。

從此十幾年期間,沐英的少年時期都是在兵荒馬亂之中度過的,

但是朱元璋卻從來沒有放松過對他的教育。

而在朱元璋最終建立了明王朝之后,此時的沐英已經功成名就,

有了很高的威望。

但是與此同時,大明的邊疆地區還不穩定,

并且時常爆發叛亂。

這個時候,沐英自告奮勇跟隨朱元璋參加了平定云南的戰役,

最終朱元璋班師回朝,而沐英卻沒有選擇回去。

原來在云南被平定之后,沐英為了報答朱元璋的恩情,

選擇留在了當時還很荒涼的云南地區,大力發展當地的經濟,

讓當地百姓過上了幸福安康的生活。

可惜的是,由于馬皇后和太子朱標相繼去世,

沐英得知之后遭到了巨大的打擊,

最終病逝云南,年僅48歲。

而在沐英去世之后,他的子孫后代世代鎮守云南,

直到276年之后明朝滅亡。

以上是養子報恩的歷史典古。

而今天我要講述一個關于養子的故事。

這次的業務地點位于諸暨市次塢村一個偏遠的村莊。

1987年8月,我在那里處理了一樁單子,

圓了一位老母親的心愿。

事情是這樣的。

當年7月的一天,杭州古蕩的某處工地上,

五名建筑工人正移動著打樁機,

趕往下一處施工點。

按照規范要求,打樁機移位必須保證道路平坦堅實,

暢通無阻。

因當時天色已晚,幾名工人只想著快些完工好下班,

而疏忽了對周圍環境的觀察,

導致在打樁機過一上坡時碰觸了高壓線,

造成三死兩傷的重大觸電事故。

事件在當時鬧得比較響,

有心的朋友也可去打聽一下。

三名死者中,年齡最小的是一位23歲的未婚男子,

而今天的委托人便是這位未婚男子的親舅舅。

男子說自己姓吳,今天為他大姐而來,

觸電身亡的真是他的外甥。

他說因姐姐不能生育,

出嫁多年也沒有孩子。

所以,這個外甥并非姐姐親生,

而是撿來的。

撿到孩子的那一年,姐姐差不多50歲了。

他說外甥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

因而非常懂事、孝順,

小小年紀就懂得了生活的不易。

因為家庭困難,

經常是吃了上頓沒下頓,

他就忍饑挨餓著,

不吵不鬧,從不給父母添堵,

小小年紀就能體恤大人們的無奈與辛勞。

孩子這般懂事,

做父母的是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

姐姐常常暗自垂淚,

心里總覺得虧欠了這個苦命的孩子,

不能給他更好的生活。

轉眼之間,外甥漸漸長大,

而姐姐姐夫也相繼老了。

他說外甥長大后也一樣懂事,

勤儉節約,從不亂花錢,

四處打工,

把賺回來的錢如數交由姐姐保管。

即使在外面吃了虧或受了欺侮,

也總是悶在心里,從不回家來說,

免得年邁的父母又替他操心。

這次出事的工地他已經干了好多年,

老板也是自己村里的。

為什么好人總是不長命?

這么好的一個孩子,老天還讓他遭受如此厄運。

他說當姐姐得知消息的那一刻,崩潰了,

幾次哭暈過去。

說本以為老天待她不薄,

讓她撿了個這么優秀的兒子回來,

沒想到到頭來還是一場空,

終究是讓白發人送黑發人。

說到這里,男子情緒有點激動。

看得出來他們姐弟之間的情深,

也打從心底對于這個外甥的不舍。

我說了些安慰的話,能做的只有這些。

片刻后,他平復了下來。

他說出事的當天晚上,外甥的尸體就運回了村里。

尸體全身發黑,慘不忍睹。

因姐姐家住的是臺門屋,

鄰居們怕不吉利,所以不讓進,

就在臺門外搭了個棚臨時安置。

工地老板也很擔責,慷慨地賠償了錢。

之后,辦喪事安葬了外甥。

他說一段時間后,姐姐在晚上就夢到外甥了。

夢中外甥告訴姐姐,說他很想再見見倆老,

可是一直找不著回家的路。

男子這么一說,我首先想到的是49天的特殊期限,

因為一旦過了期限,亡魂可能已經自行離開或處在往生途中,

再要喊回來就十分困難了。

于是,我立即問他外甥是上月幾號出的事故?

他說7月21日黃昏的時候。

我一算時間還沒到49天,

于是,就準備了下與他一同前往他姐姐的家中。

因為遠,到達男子姐姐家中時,

差不多傍晚時候了,但8月的夜晚來得遲。

路上男子問我到家喊魂時需要他做些什么?

我告訴他需要準備好一張床,我今晚要住下,

而明天一早他要陪我前往杭州工地一趟,

因為很大可能性他外甥的靈魂還留在那里。

一進門我就看到掛著堂屋中那張黑白遺像,

盡管相片有些模糊,

但遺像中那張稚氣未脫的臉還是讓人過目不忘。

兩老都在家中,

我和他們招呼后坐下來拉家常。

與其說我們是在聊天,

倒不如說我是在傾聽,

傾聽一個老母親叨叨著兒子的一生,

開心處歡笑,

動情處落淚。

不難發現,老母親對于養兒的離去是多么傷心和不舍。

“你給我生命,我奉養你終身”,

如今陰陽兩隔,一切化為虛有。

誰言寸草心 報得三春暉!

我們通常所說百善孝為先,

五千多年的中華文化,孝道始終貫穿其中。

所以,無論你多忙,也請;丶铱纯,

無論你多累,也記得打個電話給你的父母。

因為,無論你富可敵國或窮困潦倒,

在父母親的眼中,你始終只是他們的孩子,

家,永遠是你最溫暖的港灣。

之后,在男子的陪同下,

我樓上樓下查看了下,并無異樣。

晚飯簡單地吃了點。

晚上10點左右,等兩老回房就寢后,

我在樓下上了香,畫了符,

嘗試著請魂,

但幾次都沒有成功,

更加驗證了我當初的判斷,

他外甥的靈魂沒能回家,

仍舊留在工地中。

我清理了現場,

之后告訴男子只能去杭州一趟了。

這時,他讓我去樓上他外甥的房間睡。

我連連擺手,

說我認床睡,隨便在樓下哪里縮一晚就行了。

其實不為別的,就因為我這人潔癖還特重。

不要說別人睡過的床不要睡,

就連別人坐過的凳子我都要用手撣撣再坐下去,

當然那凳子并不臟,完全是出于下意識。

我也不喜歡吃東西的時候一旁有人看著,

那樣我再餓都情愿不吃。

無論春夏秋冬我都必須每天洗澡,不然渾身難受。

但你可別想歪了哦!

哥可身強力壯的很,身體倍兒棒。

特別是大冬天,天天洗澡惹得小腿肚皮紛紛抗爭,

裂得跟老樹皮似的,又痛又癢,

倔強的是我還不肯用什么“護皮霜”。

沒辦法,哥就這德性!

見我堅持,男子也沒再說什么。

于是,那晚上我就在樓下的那張老得掉牙的竹躺椅中睡了一宿,

幸好天氣熱,不然準感冒。

而男子我沒注意到,估計是睡在了他外甥的床上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早飯都沒吃,

我們就動身去了杭州。

在湄池上的火車,

那時期的綠皮記憶猶新,

唯獨慢了些。

感謝時代的進步,科技的發展,

如今時速300公里以上的高鐵,

感覺都快要飛起來了。

在男子帶領下找到古蕩的那處工地時,

已到了午飯時刻。

在馬路邊的小攤上點了兩碗面條,

填飽肚子后,

我對男子說就近找家旅館住下吧。

他質疑地看著我問還要過夜嗎?

我說兄弟,大白天的你外甥能出來嗎?

他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。

找好旅館安頓好后我問男子出去不?

他搖搖頭,說還是躺在床上安心。

于是,我撇下他自個兒出去閑逛了。

出來后我沿著右邊的馬路一路溜達著,

遠遠地看到前面的人行道上,

有兩只狗子在吵架。

等我走近后,它們停止了吵鬧,

突然齊刷刷地對著我呲牙咧嘴起來,

還步步緊逼。

我本想撿塊石頭扔過去,

但想想還是算了,

強龍斗不過地頭蛇!

哥輸了。

于是,灰溜溜地回到了旅館里,

百無聊賴地度過了一整個下午。

長話短說。

晚上9點過后,我們再次趕到了工地。

向看管大爺表明了來意,

征得同意后,來到了事發地點。

那時工地寂靜無聲,漆黑一片,

除了大爺住的工棚里滲透出來一點昏暗的燈光。

我在地上點了兩根蠟燭,又上了香,

接著,把男子帶來的他外甥的一件上衣鋪開,

放置在地上。

然后,我念了咒。

念完后我對男子說現在可以喊他外甥了。

他問我怎么喊?

我告訴他就喊你外甥的名字,讓他可以跟你回家了。

男子準備喊時,我突然有所發現,

于是,阻止了他。

因為我發現靈魂有兩個,

但并不在同一地點。

我見過他外甥的遺像,

所以能肯定其中的一個便是,

而另一個眼下我雖不得而知,

但很大可能性同樣是此次事故中的死者。

為避免他的誤闖誤入,

我在一側撒了把墳土。

男子喊了兩遍后,

靈體向我們慢慢地靠近,

最后藏匿在鋪開的上衣中。

我把衣服折了起來,用一截紅繩扎緊,

放入了背包中。

事情已辦好,現在我們要回去也可以,

但放著另一只鬼不捉,任由他逍遙法外,

想想實在是愧對于這份行當。

萬一他害人呢?

我豈不成了千古罪人了。

于是,我就站立著遠遠地觀察他。

他一直在原地打轉,

就像是被人封閉在一處狹小的空間里,

四面都是墻,出不來。

依據靈魂形體與道行判斷,

我基本確定這是個新亡魂,

也就是此次事故中的死者之一了。

而要是這樣的話,我還真沒法超度他了。

將心比心,誰還沒有個家人親戚朋友的,

要是明天他也來個我身邊一樣的舅舅呢?

我豈不成了劊子手,

葬送了人家最后一絲念想了?

那樣的話,可毀了哥一世英名了!

我慢慢地向靈體走了過去,一點點地靠近。

我本以為他會突然消失不見,

但并沒有。

于是,我大著膽更加靠近了他,

在距靈體三米之遠的地方停了下來,

終于發現了端倪。

(未 完)

 
評論 1 篇
評論者: 發表日期:2022/3/21

你說未完,但是你的續集什么時候能上來啊,期待

發布評論
作者:
郵箱:
主題:
驗證碼 點擊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諸暨市暨東路70號諸暨日報報業大樓 客服電話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聯系信箱:zxb@zhuji.net
 
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