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諸暨在線文學專區! 諸暨在線人才交流網 | 諸暨房網 | 購車網 | 五金機電市場 | 油漆市場 | 珍珠市場 | 襪業輕紡市場 | 五金水暖市場 |
 
諸暨資訊 | 政府部門通知 | 公共服務中心 | 招投標信息 | 百姓論壇 | 便民服務 | 法律咨詢 | 諸暨概況 | 諸暨旅游 |
諸暨商訊 | 二手市場 | 網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許愿墻 | 文學頻道 | 攝影專區 | 諸暨QQ群 | 企業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邊緣職業——驅鬼人真實回憶錄之盲魂
作者:驅鬼人1979  2022/1/18   被瀏覽 3959 次  評論 0
 我們村有這樣一個男人,年幼時因一次高燒燒壞了腦子,成了重度智障者,說白了,就是一傻子。

每天他都會在村里瞎轉悠,挨家挨戶地去逛逛。

敲敲這家的門,推推那家的窗。

遇到家中沒人且又不鎖門的,他就會直接進去。

進去啥都不偷,就偷一樣——香。

要香做什么?

他會叼在嘴里,當煙抽。

有時進屋碰到主人家剛回來的,

他就放下香,跑得比兔子還快。

屋主也拿他沒法,都是同一個村的,都知道他。

你說誰會跟個傻子計較呢!

最多罵上幾句,嚇唬嚇唬他。

他就嘻皮笑臉的,你罵你的,我偷我的,

明日照來不誤。

而今天要說的這個案例,就與以上之事十分的相似。

這次的業務為熟人介紹,還是在蕭山黨灣鎮大西村。

1985年2月,大西村一位湯姓男子找到了我。

男子四十出頭的年齡,應該要小我幾歲。

我給他沏好茶后,他向我講述了事情的經過。

他說從前天開始,他的妻子就像變了個人似的。

一坐半天不動,不言不語。

坐勢還十分畢恭畢敬,雙腿并攏,雙手有序地放在雙腿上。

因為他妻子是長頭發,這樣低著頭坐著時,

長發就會自然地披散開來,遮住大半張臉。

特別是傍晚光線不好的時間,一進門看到妻子這副模樣,

他全身的汗毛都會直直地豎起來,還以為是見到鬼了呢!

男子說,好多次他試著與妻子說話,

但妻子也是半天沒反應。

有時,破天荒地聊上一句,也是前言不搭后語。

更要命的是晚上睡覺,妻子會突然大喊一聲,直直地坐起身來。

著實把他嚇得夠戧。

這時,我打斷了他。

我問他夫妻感情如何?他妻子會不會遇到了什么事情,受到了刺激?

男子說他們是個三口之家,只生育了一個孩子,兒子也已長大成人,初中畢業后外出打工,個把月才回來一趟。

平時里家中只有他與妻子。

他們夫妻倆的感情一直都好,偶爾也會吵吵架什么的,

但每次吵過之后,他都會先去認錯,

因為他覺得虧欠妻子的太多。

當年妻子嫁過來的時候,家里什么都沒有,生活十分的困難。

妻子任勞任怨,勤勞持家,也是在那個時候落了腰痛的病根子。

那時條件不好,沒有徹底治療,現在是想治都晚了。

多年以來,妻子一直被腰病所困擾。

有時人稍微累點,就要發作。

厲害的時候,痛得連床都下不了。

說到這里,男子突然停住了,似乎想起了什么。

他告訴我前天中午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,不知道妻子的情況會不會跟這件事情有關系?

我讓他說來聽聽。

他說才過完年,有些活兒還沒有開工,這兩天他與妻子兩個都在家閑著。

因為還是早春時候,天氣冷,所以前天中午把屋門關了起來,夫妻倆坐在家里閑聊著。

這個時候,有人來敲門,同時問了句,

說有人在家嗎?

他妻子就在屋里回答,

說在家呢。

男子說他坐的地方離門口近,他就起身去開了門。

但開門后,門外并沒有人。

然后,他又重新關上了門。

當時,他與妻子兩個都覺得奇怪呢!

但也沒往心里去。

這之后,大概下午三、四點的時候,

妻子就出了狀況了,整個人像變了個人似的。

男子一說完,我就有了底,他的妻子八成是遇到了盲鬼。

盲鬼,其實是種毫無意識的亡魂,所挑選的人家也都是隨機的。

他們喜歡敲人房門,再隨口問上一句,

而現實生活中,在不知情的情況下,我們也通常會回答一下。

如果盲鬼和家人有了一問一答, 就好像彼此建立了一種聯系,它便能夠趁機進入屋里。

有時,轉悠一會也就自己走了,

有時,它則會留在家中,附體在家人身上,

不論男女老幼。

盲鬼的行程按師傅的?案錄?上記載, 是種輪回途中莫名走失的魂魄。

也就是說,它原本是被指引著去該去的地方, 卻因為自身的毫無意識,說白了,就是傻而迷失了方向,越陷越深。

有些傻一會兒,還是會找到路,

大多數從此流落世間,禍害他人。

而對付盲鬼,只有一種辦法,

直接滅了它的魂魄。

我對男子說現在一切都不好說,只有去了他家里見過她妻子后,才能做決定。

之后,我就帶上法器,準備上路。

這時,男人突然問我不用換道袍什么的嗎?

我先是一愣,然后笑了, 我說我不是道家,也不是佛家,

尊敬我們的人稱我們為師傅,

不尊敬我們的人把我們叫做神棍。

大西村我在幾年前處理過一單業務,印象比較深刻。

到達男子家里時,正是午飯時候。

一見到坐在堂屋中紋絲不動的女主人后,我知道今天的這頓午餐是沒著落了。

見我站著不動,

男子有點急了,問我接下來怎么辦?

我問他們家養雞了沒有?

他愣了下,然后說養了幾只。

我說那好,讓他現在就去殺只雞,把雞血全淋到碗里,

拿來給我。

男子應聲去準備了。

其實,我之所以沒像以往一樣,樓下樓下先到處查看一番,

是因為從我跨進門檻的那一刻,

我便見到了依附在女主人身上的那個并不清晰的靈體,

另外,就是亡魂給我的那種近距離的特有感覺。

在男子殺雞的時候,我去偏屋找了只塑料袋子來。

因為盲鬼的毫無意識,

所以最好的方法,還是用塑料袋裝魂,

再施法打散。

也許,有人會問,區區一只塑料會有如此大的能耐?

那么我告訴你,塑料袋基本都含有樹脂成分,

而樹脂會對這東西造成嚴重的傷害,一旦被困,短時間內,它絕對逃脫不了。

十來分鐘后,男子端著一大碗鮮紅的雞血回來了。

我讓他從身后按住他妻子,告訴他一會他妻子要是掙扎起來,千萬別松手了,不然會前功盡棄的。

男子咬著牙,點點頭,有種豁出去的英雄氣概。

待他把妻子牢牢地控制住后,

我念動了咒語。

幾秒鐘后,他妻子開始掙扎,大喊大叫起來。

這時,我抓了把墳土灑在雞血上,將整碗雞血從他妻子的頭頂淋了下去。

很快,從他妻子的頭頂升起了一股白煙,這是亡魂被逼出了體外。

我用塑料袋罩頂,將白煙收了進去,用紅繩系緊了袋口。

做好這些后,我對男子說現在沒事了。

聽我這樣一說,男子才松開了手。

而他的妻子則滿臉是血地看著我們兩個,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。

我讓她先去好好洗洗,換身衣服,至于發生了什么事,且讓她的丈夫慢慢地向她道來。

之后,我收了酬金,提上袋子,回了家。

在回來途中,我找了個無人處,

直接施法打散了盲鬼的魂魄。

 
評論 0 篇
發布評論
作者:
郵箱:
主題:
驗證碼 點擊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諸暨市暨東路70號諸暨日報報業大樓 客服電話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聯系信箱:zxb@zhuji.net
 
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