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諸暨在線文學專區! 諸暨在線人才交流網 | 諸暨房網 | 購車網 | 五金機電市場 | 油漆市場 | 珍珠市場 | 襪業輕紡市場 | 五金水暖市場 |
 
諸暨資訊 | 政府部門通知 | 公共服務中心 | 招投標信息 | 百姓論壇 | 便民服務 | 法律咨詢 | 諸暨概況 | 諸暨旅游 |
諸暨商訊 | 二手市場 | 網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許愿墻 | 文學頻道 | 攝影專區 | 諸暨QQ群 | 企業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邊緣職業——驅鬼人真實回憶錄之地府
作者:驅鬼人1979  2022/1/13   被瀏覽 4375 次  評論 0
 我沒有通地府的本領,也從未看到過閻王的形體。

閻王,作為陰間的一切主宰,地位之高,想必也不是隨便想見就能見到的。

但我見到過牛頭馬面與黑白無常兩將。

聽黃老太說地府昏昏沉沉,混沌一片。

她第一次走陰,差一點就找不著回來的路了。

曾經我問過她,

我說陰間真有孟婆湯嗎?

黃老太說她到過奈河橋,卻不曾見到過孟婆。

而今天我要講述的這則案例,就與地府有關。

這次的業務地點位于諸暨市阮市鎮,一個叫做亭涼樹下的村莊。

1984年5月,亭涼樹下村一位五十多歲的陳姓婦人找到了我。

一見到我她就告訴我,她是村里一所小學的老師,今天代表學校而來。

說她們學校的廁所間有不干凈的東西。

我一向對文化之人十分的崇拜,所以,我尊敬地稱呼她為陳老師。

之后,陳老師向我講述了事件的原委。

她說她們這所學校剛建成不久,共有六個班級。

從一年級班到六年級班,約有學生260名,全校教師只有4名,什么都得教。

學校建在村里的一座廟宇旁。

說來也怪,這座廟里塑得不是菩薩,盡是些陰間的鬼神,像無常鬼、牛頭馬面、閻羅王、判官什么的,形象逼真,十分嚇人。

學校建成后找了個看校的老頭來,做24小時看守,吃住都在學校。

老頭六十上下的年紀,身體好,人也挺精神。

可一段時間后,怪事就發生了。

有一天,老頭突然找到我們,說這工作他怕是做不得了。

做不得不為什么,就是因為害怕。

他說好幾個晚上他都沒敢睡覺了。

午夜一過,耳朵邊就會傳來那種鏈子拖地的“刺啦刺啦”聲,

就像是犯人戴著腳鏈被押解著那般。

有時還伴隨著鞭子抽打及慘烈的哀嚎聲。

聽著害怕,十分瘆人。

老頭還神秘兮兮地告訴我們,其實他是知道怎么一回事的,就是黑白無常鬼用鏈子鎖住剛死去人的靈魂,來廟里審判的。

我們當然不會相信這些。

安慰了他幾句,并且告訴他如果真想辭工也得我們先找好替補人員再說。

見我們都表了態了,老頭也就沒有再說些什么。

可沒過幾天,更離奇的事情又發生了,這才不得不讓我們重視了起來。

幾天之后,一個三年級的男生去上廁所,結果廁所沒上成,反而大喊大叫地跑了出來。

最后經過詢問,他說剛剛看到一個很高很大的,全身白色的戴著高帽子的人,站在廁所的陰暗角落里沖他吐舌頭。

幾天之后,同樣的事再次發生。

這次是個六年級的女生,臨快放學前去上廁所。

據事后她講的在廁所里看到的那個東西,與前幾日那個男生看到的一模一樣,唯一不同的,上次是全身白的,這次變成全身黑的了。

陳老師說同樣的事情兩次發生后,學校廁所鬧鬼似乎已成為了鐵定的事實。

消息不脛而走,連村里都傳得沸沸揚揚。

甚至都有學生家長特意趕來,詢問此事的解決方案。

最后,實在沒有辦法,這才在學校操場上臨時搭了個簡易廁所,

供學生們使用,把原來的那個給封了起來。

從陳老師的講述中,

我注意到了以下兩點:

一、晚上不得而知的鏈子拖地的“刺啦刺啦”聲及鞭打聲,

嚇著了守校的老頭;

二,學校廁所鬧鬼了,這鬼還有些來頭,陰間的黑白無常。

既然問題出來了就要解決,而我卻感到無助了。

因為,剛剛陳老師提到了學校旁邊的那一座地府廟宇。

而像這樣的廟宇,要是晚上不弄出點動靜出來,我倒反而覺得有些奇怪了!

畢竟也沒出什么事,因此可以不必理會。

讓我困惑不解的是學校廁所的事情。

依據學生們的描述,他們在廁所看到的無非就是黑白無常。

黑白無常雖說也是鬼,卻是管鬼的陰差,是地府中的神,他們紀律森嚴,職責分明,秉公辦理。

按理說,他們的出現只代表死亡與即將的新生,不可能無緣無故出來嚇人的。

說白了,我與他們的工作性質都差不多,我是逮住靈魂直接滅掉或超度往生,而他們只是押解著靈魂去了地府。

看來,只能去一趟嵊州市了,麻煩黃老太再替我走一次陰,看看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。

于是,我讓陳老師先回去等著,明天下午我會過去看看,但不一定就能夠幫得了她們。

臨走前,我讓陳老師把她們學校的詳細地址及名稱寫給了我。

嵊州市距我這里可有百公里之遠,到達黃老太家里時已是黃昏時候了。

那天她似乎很忙,找她問米的人特多。

我只得被冷落。躲在院子里獨自賞花,她家的牡丹與月季開得不錯。

一直等到晚上七點多,人陸續走完了,她才空閑了下來。

我進去與她打了招呼。

考慮到黃老太一把年紀了,走陰又十分耗精神,況且她今天又接待了那么多人,想必已經累壞。

我向她說了事情的原委后,本打算明天一早再來找她的。

沒想到她執意眼下就要替我走陰,真的是令我十分感激。

她領我到小房間后,關好了房門。

接著,在香爐中點上了三柱香。

黃老太供奉的是玉皇大帝。

我把陳老師寫有地址與學校名稱的那張紙條交給了她。

她把紙條折了幾折,又拿出根粗大的紅線,用紅線的一頭把紙條綁住,再把桌上的那只空碗倒扣過來,蓋在了上面。

紅線的另一頭在她右手的中指上繞了幾圈。

做完這些后,她告訴我她要開始走陰了。

在走的過程中千萬別去打攪她,但我必須在她身邊看護好她,如果發現她手指上的紅線越拉越緊了,要立即摔破那只倒扣的碗,這樣她才能平安地回來。

除了上次為阿鳳的事而來,這是我第二次見她走陰。

約摸一小時后,黃老太睜開了眼睛,看上去十分疲乏。

她告訴我事情都調查清楚了。

躲在學校廁所的并非黑白無常二神,實為野鬼所化。

去年7月14日流竄人間后,躲藏至今。

他也沒有什么惡意,就是戲弄戲弄人。

生前為一名打鐵匠,因病亡故,也是十分可憐。

黃老太還說幸虧是所學校,這要是在地府廟宇旁建住宅,只怕是早就出人命了。

這就好辦了,既然只是個調皮的亡靈,自然是愿意被我平順地送走的。

本來那天我打算破費一次,請黃老太吃頓好的,可惜她正在齋食中。

而我對嵊州的出名小吃是饞涎已久,像什么炒年糕啦、小籠包啦、霉干菜燒餅啦等等,那天自然是一飽口福,統統吃了個遍。

在嵊州留宿了一晚,第二天一早我就趕了回來。

下午一點左右,我趕到學校,找到了陳老師。

我把趕去嵊州請黃老太走陰一事也對她說了,不為什么,只是讓她知道我對工作的認真態度。

她從我的臉上看到了真誠,所以相信了我。

她叫來了打雜阿姨,打開了被封的廁所門。

我直接在臭氣熏天的廁所一角點上了三柱香,以香灰代筆在地上畫下了送魂符。

然后,我念動咒語,請亡靈出來。

還好,亡魂并未走遠,就在附近。

他聽到了我的招喚。

幾分鐘之后,我看到模糊的靈魂從廁所窗戶飄了進來,進入我畫下的符中。

我再次念動咒語,送走了他。

我知道他走得很安祥,也很平順。

這次十分順利,我甚至連縛靈紅繩都沒用到。

結束后,我告訴陳老師晚上瘆人的聲音是沒辦法解決了,

畢竟是廟宇建在先。

按理說,廟宇附近也是不適易建學校的。

不過,也無需擔心,地府有地府的規矩,他們也不會亂來的。

建議她們可以找個膽大的人來守校,不會有事的。

陳老師非常誠懇地感謝了我。

最后,我收了酬金回了家。

 
評論 0 篇
發布評論
作者:
郵箱:
主題:
驗證碼 點擊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諸暨市暨東路70號諸暨日報報業大樓 客服電話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聯系信箱:zxb@zhuji.net
 
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