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諸暨在線文學專區! 諸暨在線人才交流網 | 諸暨房網 | 購車網 | 五金機電市場 | 油漆市場 | 珍珠市場 | 襪業輕紡市場 | 五金水暖市場 |
 
諸暨資訊 | 政府部門通知 | 公共服務中心 | 招投標信息 | 百姓論壇 | 便民服務 | 法律咨詢 | 諸暨概況 | 諸暨旅游 |
諸暨商訊 | 二手市場 | 網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許愿墻 | 文學頻道 | 攝影專區 | 諸暨QQ群 | 企業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邊緣職業——驅鬼人真實回憶錄之復仇
作者:驅鬼人1979  2022/1/10   被瀏覽 1521 次  評論 1
 在記錄這則案例之前,我內心有過掙扎,有過迷茫。

但為了阿鳳,我必須得寫下來。

時光再次讓我回溯到三十多年前那個蕭瑟而悲傷的寒冬。

我這輩子都在與鬼打交道,畢生從事著這份邊緣職業,正因如此,我捉鬼也敬鬼。但從沒有一個案子會使我如此的彷徨無助,束手無策,甚至付出了慘痛的代價,影響了一生。

1980年12月,如果我記得沒錯,那一年的冬至節我沒在家里過,那段時間剛好有單子在外地處理。

處理完單子回到家后,母親告訴我岳母幾天前來找過她。當時我還小高興了一下,以為是來商量我與阿鳳的婚事的呢。

那時候,我與阿鳳已經處了一年多的朋友了,兩人感情逐漸升溫,你儂我儂,該是時候趁熱打鐵,娶她進門了。

但母親接下去的話不僅讓我的小高興落了空,甚至還使我的心里堵得慌了。

母親說岳母問起我這段時間的去向,說我有好久沒去她們家了。

母親回答說我去外地做事了,應該快要回來了。

岳母又問母親說我與阿鳳是不是吵架了?

母親回答說應該不會的,小倆口恩愛著呢!

母親反問岳母是出了什么事了,還是阿鳳對你說了些什么?

岳母搖搖頭說阿鳳不知道咋回事?這些天總是蔫頭耷腦的,班也不去上了,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,不知道在干啥?

吃過午飯,我就去了阿鳳家里。

阿鳳在當地一家棉紡廠上班,估計是工作中遇到不順心的事了。唉!廠里做事口舌紛爭是常有的事,我也沒放在心上。

到家后,屋門關著,岳父岳母應該是干活去了。

我試著推了下門,未鎖,就直接進去上了二樓。

阿鳳的房間門也關著,我在房間外叫了幾聲,沒人應答,正打算轉身離開時,從里面傳來了響動。

接著,房門被打開,阿鳳出現在了門口。

第一眼見到她,我心里還是“咯噔”了一下!也就十多天的工夫,阿鳳整個人卻消瘦了一大圈。無精打采,臉色蠟黃。

以往見到我時,她都會羞澀地笑笑,遇到無人處時,甚至還會牽牽我的小手。但此刻,這些熟悉的舉動都不見了。她就這么站著,目光定定地看著我,完全把我當成了陌生人。

我問她是不是生病了?

她沒有回答,而是轉身進了室內。

我也跟著進去。

我記得當時阿鳳的床上好像有著什么東西的,因為我一進去,她就急忙把床上的東西拿起來藏到了身后。

我故意逗她,笑著伸手去搶。她卻用另一只手狠狠地打了我下,接著,憤怒地盯著我,樣子十分兇狠。

我再次問她是不是病了?說她比以前憔悴了好多。

她依舊不作聲。但這時她已經坐在了床沿中,低著頭,那只捏有東西的手仍然藏在身后,不想讓我看到。

我又問她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不開心的事了?

這時,她反問我幾時回來的?

我說今天上午,并且告訴她如果是身體不舒服,要盡早去醫院檢查。

又是一陣沉默過后,她重復問我幾時回來的?

剎那間,我的心涼了半截!我并不是害怕什么,只是心疼阿鳳,短短幾日不見,她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的?

這時候,樓下傳來岳母的聲音。我轉身出了房門。

我把岳母叫到了屋外,特意關上了屋門。

把剛剛的一切告訴了她。

岳母蹙著眉頭,無助而迷茫。

她說好端端的一個人,突然就變成了這個樣子。班也不上了,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,有時候還會自個兒發笑,一個人自言自語的。

岳母還說阿鳳以前可不是這樣的,以前每天下班回來,總是會有好多話要跟她說,把廠里的大小事情通通說一遍,F在這個樣子,她都不知道怎么辦才好了。

由于職業的敏感,我首先想到的是鬼附身;其次是精神病。但前者似乎不太可能,因為我在阿鳳的身上根本就沒發現鬼魂的存在。

我對岳母說還是盡快帶阿鳳去醫院檢查下為好。

她說是打算明天去醫院看看呢。

我說那好,現在要是沒有要緊的事,就帶我去下阿鳳上班的工廠吧。

其實去工廠的目的,無非就是問問阿鳳在工作中是不是與人發生爭吵了,或者遇到什么大的事情了,精神上受到了刺激什么的。

我們在車間找到了阿鳳的班組長,一位五十歲左右的老大姐。因為都是鄰村人,大家都熟。一見面老大姐就先跟岳母開了口。

她說已經聽說了阿鳳現在的身體狀況了。問岳母最近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,還是阿鳳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事情了?這么優秀的一個好姑娘,一個好員工,怎么會突然間就變得這樣癡癡傻傻的了?還讓岳母盡早帶阿鳳去醫院治下病,治好了好早些回來繼續上班。

被老大姐如此一說,我本來打算要問的話自當不必再問。繼續閑聊幾句后,我與岳母回了家。

第二天,倆老帶著阿鳳去了醫院,我沒有同去是因為還有別的事情要做。我心里始終惦記著阿鳳捏在手里,藏在身后的那件未知的東西。

等幾人出門后,我來到了阿鳳的閨房。

我在靠窗的那張課桌抽屜及木衣柜里都仔細地查看了下,并沒有發現什么。然后就把目光鎖定在了床上。因為房間不大,陳設簡單,除了這張床及床頭墻上貼著的幾幅山水畫外,幾乎已沒有什么東西了。

當我掀開床上厚實的墊被后,終于有了發現。

我看到了新鮮的松絲、嫩綠的樹葉,還有許多的冥幣。

見到這幾樣東西,我第一感覺是大惑不解。冥幣無需再作解釋,為鬼魂所使用,而松絲與樹葉,一般可作為森林中動物之食料。

難不成阿鳳是被妖孽所附體。若正是這樣,阿鳳處境將十分危險,我可以大膽斷定,這幾天中阿鳳米粒未進,吃得就是松絲與樹葉。

我不會捉妖,我的那些法器與咒符對于它們根本不管用。

妖,通常沒有經歷過死亡,所謂“妖怪者,山川之精物也!”想要對付它們,通常只有用雷擊木造法印,法器包括:法鏡、法劍、法印及符咒。

如果正是妖孽作怪,我只能請蔡前輩出山相助了。但目前結論尚早,因為我在整間屋子及阿鳳身上還未曾看到過靈體或妖孽。一切只能等到晚上再說了。

傍晚時候我再次來到了阿鳳的家中,問了醫院檢查后的情況。

岳母說醫生診斷為精神分裂癥,本來要求住院治療的,但阿鳳死活不肯,只能配些藥回家來了。

鑒于問題的嚴重性,我把所發現的告訴了她們,但我只是說阿鳳身上有不干凈的東西,藥物可能治不了她,把一切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。

因為我職業的關系,她們相信了我。

另外,我還問了阿鳳這些天的吃飯情況,岳母說都是她把飯菜端到阿鳳房間里去的。但我相信阿鳳壓根就沒吃,偷偷把飯菜全倒掉了。

之后,我在樓下轉了一圈后,去了阿鳳的房間。

我推門進去時,她還是那樣低著頭坐在床沿中。

對我的出現就如同空氣般,毫無反應。

我的心有說不出的痛。

另外很可惜,我在阿鳳及整個房間里仍舊查看不到異樣的東西。

我叫了她一聲。

她慢慢地抬起頭來,看我一眼。

我問她吃飯了嗎?

她搖搖頭說不餓。

我說我去樓下打點飯菜上來,不餓也多少吃一點。

她突然抬起頭來,目光兇狠地看向我。

我不由得倒退了幾步。

良久后,我說那你早些睡吧,好好休息。

這次,她倒是很聽話,在床上躺了下來。我替她蓋好了被子,看著她閉上了眼睛。

這時,我迅速地取出早已備好的白面粉,從床角沿著樓板一直到房門外,全灑下了薄薄的一層。

之后,我并沒有離開,而是在樓下一直呆到晚上11點左右,才無奈地回了家。因為我不忍心看著倆老陪我一起熬夜,我不走,她們只能這樣一直陪著我。

但在離開之前,我向她們交代了一下。我說在阿鳳的房門口我灑了點東西上去,讓她們今晚別再進阿鳳的房間了。

第二天天蒙蒙亮我就來到了阿鳳的家中。遺憾的是,我并沒有在昨晚灑下的那層白面粉上捕捉到可疑的痕跡。

一連兩天我都毫無所獲,我沮喪極了。直到現在我都弄不清楚,困擾著阿鳳的究竟是妖還是鬼。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,無論是兩者中的任何一樣,以目前的狀況來分析,阿鳳都不容樂觀,危在旦夕。

第三天一早我便直奔距此百公里之外的嵊州市,按照師傅給我的地址,幾經周折,才找到了黃老太。

黃老太年近古稀,滿頭白發,唯獨那雙眼睛依然有神,精氣十足。黃老太精通問米和走陰,但不會捉鬼。我自報家門后,她很是熱情,看來師傅與她交情不淺。

待我把整件事情講述給她聽后,她領我進了右手邊的一個小房間里,她先在香爐中點上了三柱香,黃老太供奉的是玉皇大帝。

然后在屋中央的桌子旁坐下來。我看到桌子上擺著一只空碗。

她讓我把阿鳳的生辰八字報給她,在我報的同時她在紙條上記錄了下來。寫好后她把紙條折了幾折,又拿出根粗大的紅線,用紅線的一頭把紙條綁住,再把那只空碗倒扣過來,蓋在了上面;紅線的另一頭在她右手的中指上繞了幾圈。

做完這些后,她告訴我她要開始走陰了,在走的過程中千萬別去打攪她,但我必須在她身邊看護好她,如果發現她手指上的紅線越拉越緊了,要立即摔破那只倒扣的碗,這樣她才能平安地回來。

我拼命咽口口水,認真地點了點頭。

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見人走陰,雖說刺激,但值得讓人尊敬。在此之前我只是聽說過走陰的危險,稍有不慎,恐有性命之憂。

一、兩分鐘后,黃老太閉起眼睛,打起了嗝。幾分鐘后,恢復了平靜。她就像是坐著睡著了。這時候,我猜測她應該是下去了。

我就這樣坐在她的身旁,眼睛盯著那根紅線,一刻都不敢松懈。

時間過了好久好久,差不多兩個小時后,黃老太睜開了眼睛。我看到她的額頭布滿了汗水,神色疲憊不堪。在她解著纏在手指中的紅線時,我去給她倒了杯水過來。

她嘆口氣,說已將事件全部調查清楚,事件因我而起。

我一臉困惑。

她問我曾經是不是滅掉過一只穿著長衫的吊死鬼?

我張大嘴努力回憶著,終于想起了去年的老蠶房事件,那只被自己打傷卻僥幸逃脫的女鬼,莫非是她為丈夫報仇來了?

黃老太像是看穿了我的心事,說纏上阿鳳的不是什么妖孽,就是那只僥幸逃脫的女鬼,她復仇來了。因斗不過我,近不了我身,女鬼就對阿鳳下手,說讓我也嘗嘗失去愛人的滋味。

我說既然阿鳳是被女鬼所纏,為什么我在她的身邊追查不到女鬼的痕跡呢?

黃老太再嘆口氣,說你之所以追查不到女鬼的痕跡,恰恰是因為她已不必再大費周章了。

黃老太一語點醒夢中人!

鬼附體通常分為三個步驟:

一、試探,身體虛弱就是鬼附身的緣。試想要是一個身體強壯,陽氣很盛之人,鬼躲他都來不及,哪還敢接近他。

二、反抗,一旦被鬼附體后,活人的元神開始會與之對抗,此時也為關鍵時刻,一般若無外力相助,元神往往最終被靈鬼俘虜。

三、占領,此時活人已病入膏肓,心智迷途,精氣耗盡,回天乏術。

我難過極了,阿鳳顯然已經到了第三個步驟。我問黃老太還有無辦法解救阿鳳?

她無奈地搖了搖頭,告訴我說雖然解救不了阿鳳,但已經替她報了仇了,說她追查清楚事件真相后,直接告狀至判官處,判官罰女鬼困于地府,永世不得投胎。所以,女鬼再也害不了人了。

辭別黃老太后,我又馬不停蹄地返程,還未到達阿鳳家里,遠遠地就聽到了岳母撕心裂肺般的哭聲。

我一個趔趄,差點摔倒,悲痛欲絕,愧疚難當。禁不住心中吶喊:“阿鳳,一千句一萬句‘對不起’也難抵消我的罪責!吾妻先行一步,魂魄總將與你相見,若有來生,再續前緣!”

之后,我大病一場。

 
評論 1 篇
評論者: 發表日期:2022/3/21

既然你自己是做這一行業的,那自己的另一半或者家人肯定要給她攜帶點驅鬼辟邪的東西,也許是你自己太大意,結局還是挺可惜的,也許是此生最大的痛吧。

發布評論
作者:
郵箱:
主題:
驗證碼 點擊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諸暨市暨東路70號諸暨日報報業大樓 客服電話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聯系信箱:zxb@zhuji.net
 
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